「歌声飘过70年」 1981年:《塔里木河》,神州之歌,新时

当前位置: 云贵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歌声飘过70年」 1981年:《塔里木河》,神州之歌,新时

2019-10-28 19:24:01
人气:4469

克里米亚三角洲歌唱“塔里木河”

天山网讯(记者赵梅报道图表/新疆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网络)塔里木河啊,河流的故乡,你在梦中流过多少次,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会告诉你我的歌……”塔里木河。将近40年前,克里米亚唱了这首歌,这首歌让全国人民了解新疆,并在许多人的梦里搅动了塔里木河。

塔里木河是中国最长的内陆河,长1321公里。它由上游的叶尔羌河、和田河和阿克苏河汇合而成。从西到东,它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最后流入太特马湖。

由于塔里木河,胡杨、水曲柳和梭梭等我国西北地区常见的荒漠植物已经生根。各族人民都带着鞭子、牛羊来到这里,有些人还带着坎图曼(一种铁农具)在河上播种希望的种子。

大河也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无尽的灵感。火热的歌曲《塔里木河》诞生在这里。克莱默一直唱到晚年,这仍然是他的曲目。

歌手克里姆。

9月初,79岁的克里米亚人回到了新疆。在家乡的朋友聚会上,他仍然深情地唱着《塔里木河》,表达他回到家乡的喜悦。这段视频在朋友中广为流传,显示了人们对这个时代歌手的热爱。

“每次回到我的家乡真是太好了!”克里米亚告诉记者。这次他很匆忙,记者没能见到他,但是他在电话里谈了将近一个小时。在中间,他甚至忍不住唱了一首短歌。他低沉的声音像塔里木河奔腾的河水。记者似乎看到了他跳动的眉毛。

克瑞穆出生在一个艺术家的家庭。他的父母都是新疆军区文艺队的文艺兵。当他十一岁的时候,他和父母一起参军,成为了一名文学和艺术战士。

1960年,克里米亚从新疆军区工艺艺术团转移到原总局歌舞团。1964年夏天,他和他的同事陈克正、柯岩去塔里木河体验生活,并被它迷住了。

这次聚会成了他一生难忘的记忆,他仍然记得与边防人员一起巡逻和在河边烤鱼的情景。他说:“塔里木河沿岸美丽的风景阻止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蔓延。”

克里希那穆提说,这段经历很快给了陈克正一个想法。他很开心,好几个晚上没睡觉,很快就把歌词给了克里希那穆提。

“我骑着马在天山巡逻的时候,好像轻轻地撞在你怀里。当我穿越炎热的沙漠时,你再次涌入我的心扉。”克里希那穆提也非常兴奋,发誓要把音乐做好,让每个人都喜欢。然而,这部音乐作品花了10多年才定稿。

20世纪70年代末,一群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从人群中脱颖而出。不同的形式、风格和流派可以描述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中国当代文学艺术迎来了一个灿烂的春天。像当年的粉丝一样,克莱默也喜欢听邓丽君的歌。当时,他的工资只有80元,但他花了200元买了磁带,听了一遍又一遍。他成功地将邓丽君的歌唱技巧运用到自己的歌曲中。

他混合了维吾尔语、塔吉克语和哈萨克语的音乐风格,并添加了抒情曲调。1981年,《塔里木河》在北京首映后迅速传播开来。它甚至比现在的朋友圈更加暴力。几乎所有的年轻人和中年人都会唱他的歌。

克里希纳姆最近去黑龙江演出时,人们还在唱《塔里木河》,这首歌深深打动了他。“我会一直唱下去。”住在北京多年的克瑞穆说:“我希望用我的歌让更多的人了解新疆。”

△点击观看视频“塔河归来”

克里米亚,塔里木。克里米亚一直记得的塔里木河,多年来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河流下游一度被完全切断,变成盐沼,沿途红柳树、梭梭和胡杨相继死亡,国道多次被流沙掩埋,引起政府高度重视。十八年前,国家投资100多亿元,实施了一系列恢复下游生态的工程。太特马湖,河流尽头的湖,在生态调水后从生态调水中恢复过来。八年前,塔里木河的四个源头管理机构及其河水工程全部移交给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连续一年的生态补水使下游的假死红柳和胡杨再次发芽。野猪、马鹿和瞪羚经常出没在重生的森林地带。泰特玛湖的水面也逐年增加,从20世纪50年代末增加了6倍,达到500多平方公里。大量的海鸥、白鹭和灰鹤回来了,塔里木河滔滔不绝地唱着新时代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