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力挺银行多渠道“补血”中小银行IPO料提速

当前位置: 云贵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政策力挺银行多渠道“补血”中小银行IPO料提速

2019-10-29 09:52:10
人气:594

随着监管者频繁呼吁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商业银行最近在“补血”方面取得了新进展:重庆农业商业银行即将登陆a股,浙江商业银行(港股02016)将成功申请首次公开募股,第一家未上市银行将很快发行可持续债券,未上市银行将有发行优先股的空间...

业内人士指出,商业银行面临巨大的资本充足率约束,以满足信贷配置和影子银行回报的要求。为了提高信贷投放能力和应对未来业务发展,仍有必要不断补充资本。与此同时,银行必须建立集约、内涵式的发展理念和可持续的资本补充模式。

商业银行Ipo速度加快

中国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资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1%,比上季度末下降0.2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40%,比上季度末下降0.1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12%,比上季度末下降0.06个百分点。

东方金城首席财务分析师徐承元日前表示,随着新资本监管规则过渡期的临近,银行未来将加快表外资产的返还,这将极大考验其资本形成。考虑到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过程,预计大多数银行将在2020年前开始资本补充工作。

在这种背景下,一度平静的银行ipo今年开始加速。紫金农业公司、青岛银行(港股03866)、Xi银行、青岛银行农业公司和苏州银行先后获得a股。9月6日,中国证监会批准重庆农业商业银行首次公开发行申请。这意味着重庆农业公司将很快成为中国第34家a股上市银行和第一家“a股”上市农业公司。

重庆农村信用社(Chongqing Rural Credit Cooperative),前身为1951年成立,2008年完成重组重组,2010年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成为全国首家上市农村信用社。此前,重庆农业商业银行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登陆,计划发行不超过13.57亿股,占发行后股份总数的11.95%。所有筹集的资金将用于补充资本。分析师指出,此次发行后,重庆农业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和净资产将进一步增加。同时,a股和h股的双重上市不仅有助于银行建立更加丰富和灵活的资本补充渠道,也有助于银行进一步改善资本结构,提高公司治理水平。

此外,浙商银行的ipo申请也在8月底顺利通过。风能数据显示,截至9月11日,16家银行正在排队等待a股上市,其中大多数是城市企业和农业企业。其中,江苏昆山农资公司、重庆银行、江苏海安农资公司、厦门银行、厦门农资公司、江苏大丰农资公司、浙江绍兴瑞丰农资公司、兰州银行的审计情况显示“预披露、更新”;邮政储蓄银行(港股01658)、齐鲁银行、广东南海农业商业银行、广州农业商业银行、东莞银行和安徽马鞍山农业商业银行都有“反馈”状态。上海农业商业银行和广东顺德农业商业银行被批准为“已受理”。

国家金融和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银行资本的补充来源需要进一步扩大。目前,政策方面对银行资本补充的支持继续增加,尤其是对中小银行ipo的支持。

持续债务优先股更努力

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最近的一次会议上,有人建议鼓励银行使用更多创新工具,通过多种渠道补充资本。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 Research)分析师郭宜欣预测,随后的可转换永久债券、未上市优先股、未上市可转换债券和可转换二级资本债券可能上市。

作为一种新型的资本补充工具,今年可持续债券的发行非同寻常。风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包括中国银行(港股03988)和民生银行(港股01988)在内的6家银行共发行了3500亿元可持续债券。

值得注意的是,渤海银行是首家发行200亿元可持续债券的上市银行。中信建设投资银行首席分析师杨蓉预测,可持续债券发行的后续行动也将惠及中小型农业企业和城市企业。他表示:“2019年可持续债券的主要发行对象将是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2020年后,预计中小型农业企业和城市企业将成为主要的分销力量。我们了解到,一些城市公司已经开始竞标承销商。”

至于优先股,wind数据显示,上市银行自今年以来已经“补血”,优先股总额达到1380亿元。

一直以来,优先股主要由上市银行发行。7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联合发布文件,放宽优先股发行条件。符合条件的非上市银行可直接发行优先股,无需在“新三板”上市。日前,中国证监会发布文件,明确了非上市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的相关要求。

天丰证券银行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中国商业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仅比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高出57个基点,而资本充足率则比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高出3.23个百分点。缺乏资本补充工具是其他一级资本短缺的重要原因。对国内商业银行来说,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主要工具是优先股和永久债券。大多数未上市银行几乎没有有效的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导致其一级资本约等于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几乎不存在),这限制了这些未上市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

注重内涵发展

至于银行最近频繁采取“补血”行动的原因,分析师认为,商业银行为了满足信贷投放、影子银行回头客、风险缓释等安排的要求,面临资本充足率的实质性约束。

郭宜欣认为,第二季度常规股息分配降低了核心资本,但资产增长放缓,外部资本补充增加,有效抵消了下降。总体而言,银行的内生资本积累能力正在减弱。无论是消化一些行业未来可能出现的资产质量恶化,还是应对表外外资管理业务的转型需求,都需要资金支持。

除了外部资本补充,曾刚认为商业银行应该更加重视内生资本补充。因为从全球角度来看,商业银行的发展不能仅仅由外部资本驱动。经过一定程度的发展,他们必须通过自己的利润和积累来支持发展需要。曾刚说:“商业银行必须树立集约化和内涵式的发展理念,建立可持续的资本补充模式,必须考虑资本投入和产出的效率。否则,银行对外部投资者的吸引力将越来越小。”换句话说,银行可以在补充资本之前创造利润和利益,否则筹集资本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我们树立理性发展的理念,想从内部获益,就没有所谓的资本补充压力。

曾刚指出,对于中小银行来说,无论是从内部还是从外部,资本补充都应该始终以审慎和适度为基础。资产规模越大越好。与自身发展相适应的实际规模、资本质量和结构、风力控制和公司治理水平比规模扩张更重要。从长远来看,银行应该回归现实世界,为当地社区服务。

本文来源于《中国证券报》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