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丨老家的井

当前位置: 云贵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繁星丨老家的井

2019-10-29 10:18:35
人气:4266

照片/视觉中国

◇刘世河(原件)

那是夏天的高峰期,每当我听到有人喊“一瓶冰矿泉水”,我就忍不住想起小时候在家乡喝的一种夏日饮料。这绝对是纯天然的,不用花钱就可以自由饮用。它不仅够凉,而且味道清甜。喝进你的胃里叫做冷饮。这是当时农村最常见的井水,我们的家乡被称为“拔井冷”。

这口井被称为凉爽的原因是,每年夏天,井里的水都很凉爽,天气越热,温度就越低。第二是水刚刚从井里被提了出来。说白了,是刚从井里抽出来的冷水。

在我的记忆中,整个村子里有四五口井,但唯一能真正喝水的是村子东边大槐树下的那口。爷爷说他年轻的时候,和村子里的几个年轻人一起挖的。当时,地下水位很高,当它挖到两米多深时,它开始看到水层。当它再次被挖掘时,它实际上已经到达了春天。爷爷说我们村将来不会担心缺水。果然,在村民的记忆中,这口井以前从未被使用过。即使在严重干旱的年代,春天仍然从容不迫地取水,就像农夫在日出时起床,日落时出发的日子一样,但是波浪不停地流动。

从我记事起,这口井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村民们都称之为老井。井口的几块条形青石被抛水器的脚打磨光滑。在井边,通常有一盘井绳挂在大槐树上,这很常见。从井里打水是一项技术任务,需要两条腿以蹲伏的姿势分开。井绳的一端挂着一个铁桶,铁桶很快滑入井中。当桶底接触水面时,一只手左右猛烈摇动井绳几次,然后下沉。只听到一声巨响,桶里就装满了水。然后,挑水人伸出双臂,转动双手,只有三两次。一桶水仍然冒着冷空气,稳稳地戳在井边。追上这个不耐烦的人,他不耐烦地蹲下来,然后选择回家的路,直接在上海的木桶里喝。喝完酒后,他漫不经心地举起手擦了擦嘴,然后弯腰翻起两桶井来冷却,颤抖着回家了。女人也喜欢喝酒,但她们大多数人不直接在上海的桶边喝酒。尤其是女孩子,她们用瓢舀水桶,没有“咕咚咕咚”的豪饮。喝完之后,他们会擦嘴,但不像男人,他们不直接用手擦,而是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拿出折叠整齐的花手帕,轻轻地摸摸嘴唇,如蜻蜓点水,羞涩而温柔。

除了直接饮用,井冷却还有许多用途。当男人们从地里回来时,他们汗流浃背,在院子里玩着一盆水,把它凉了。他们用双手疯狂地拉着脸。他们全身的干热和田间工作的疲劳突然消失了。他们的直觉清晰而令人耳目一新,他们的整个身体都非常放松和舒适。这时,媳妇拿出桶里已经“摘下”的黄瓜、甜瓜或西瓜,放在桌子上。全家人围坐在桌子旁,狼吞虎咽地吃着。滋润心肺的凉爽是当今冰箱和冰柜无法比拟的。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冷面和蝌蚪面。冷面就在水面上。煮好的面条在井里的新鲜冷水中煮了几次。它们与黄瓜丝、菜豆、茄子丝和切碎的胡萝卜泡菜混合在一起。然后用一勺芝麻汁浇透它们。一边搅拌,一边吃“土路土路”,真令人满意。蝌蚪面条需要一点时间来制作。它的配料是红薯面条。幸运的是,我妈妈是做这美味食物的大师。面条吃完后,放入一个特殊的滤器中,然后用一只手握住滤器,另一只手有节奏地敲击握住滤器的手的手腕。小“蝌蚪”从滤器底部一个接一个地出现,落在事先铺好的多孔滤网上。下一步是盖上锅盖生火,慢慢蒸。大约半小时后,锅就准备好了。就像冷面一样,蒸蝌蚪面应该用井里的冷水浸泡,反复浸泡几次,直到完全冷却。它们应该与事先准备好的蒜泥和腌制胡萝卜块搭配。然后应该用几勺老醋和芝麻油浸透它们。最后,应该用芫荽粉装饰它们,它们就完成了。

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 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甜的当然,没有“冷却井”的帮助,味道会大大降低。 编者:沈钦宇(资料来源:扬子晚报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