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够让钻头闻着油味儿走

当前位置: 云贵信息门户网 > 时事 > 他,能够让钻头闻着油味儿走

2019-10-30 15:05:05
人气:2656

苏义脑的近期照片

[光明访著名院士,走近院士共和同行]

院士传记

苏义脑,1949年7月生于河南偃师,油气钻井工程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博士生导师。1976年毕业于武汉钢铁学院机电系,1982年和1988年分别获得石油勘探开发学院硕士和博士学位,1990年离开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后流动站(力学)。1990年至2006年,他在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工作。自2006年以来,他一直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钻井工程技术研究所工作。现任中国工程院能源与采矿工程系主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会员、中国振动工程学会理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石油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他于2003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首席研究员参与的国家和部级重点科技项目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2项、二等奖1项和二等奖1项。第二个全国委员会在解决第七个五年计划中的关键问题方面获得一个优秀奖,在部长一级获得三个一等奖。他获得了29项国家专利(11项发明和18项实用新型专利)。

"如果钻头不可用,石油和天然气将不会排放."在石油工业中,钻井工程一直被称为“领导者”。钻井工程技术的每一项进步都将把石油工业推向一个新的水平。

“把眼睛和鼻子放在钻头上,让钻头闻着油走”的“空对地导弹”;在石油和天然气钻探行业被称为“两颗炸弹和一颗星”...谈到中国工程院院士、油气钻井工程专家苏义脑的事业,人们常常这样描述。

精心制作并完成一部百万字学术专著

“明天早上6点多就要动身去机场,去延安调研;他于24日下午返回北京,当晚向香山报到。他将于25日至26日出席香山科学大会。我必须在27号去中国工程院开会...11号之前日程已经排满了。9月21日晚上10点,在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安静的院子里,苏义脑院士的办公室仍然亮着灯。他微笑着在电脑里查找信息,同时和记者谈论下一段时间的工作日程。

尽管已经七十岁了,苏义脑院士仍然保持着“五·二”的工作节奏,学生们对每天的日程安排印象深刻。他的日程表中几乎没有休息日和假日的概念,一切都围绕着工作。苏院士的书桌上放着一本117.8万字的样本书,书名为《地下控制工程导论》,不久将由石油工业出版社正式出版。“如果我自己判断,我认为我刚刚完成的这本书是我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苏义脑打开这本厚厚的学术专著,自豪地说。

苏义脑告诉记者,1988年获得博士学位后,他把钱学森先生的“工程控制论”引入油气井井眼轨迹控制领域,并前往北航从事博士后研究。提出了“井眼轨迹制导与控制理论与技术研究”的新方向,提出了“闭环控制”和“以手段解决问题”的实现。此后,提出了“井下控制工程”新分支学科框架,进行基础研究和组织重点研究。经过他和他的团队30年的努力,“地下控制工程”已经成为学位教育中“石油天然气工程”一级学科下的一个新分支(2008年由国家教育部公布)。在此期间,苏义脑院士及其团队从1999年开始,经过10年的努力,成功开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gds地质导向系统和一系列相关的高端仪器系统。

“这本书是相关理论的内容。经过3年的准备和4年的写作,它终于完成了。”苏院士抚摸着厚厚的样书,高兴地说。

“把眼睛和鼻子放在钻头上”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员,我一直随着祖国的发展而成长。我记得我十岁的时候,有一句口号叫“祖国十岁,我十岁”。那时我感到非常自豪。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更加强烈地感受到责任和使命。”苏义脑告诉记者。

一路上,尽管学习道路艰难曲折,但科学技术为国家服务的信念始终未变。“我仍然清楚地记得40年前的9月12日,我来到这里报到,开始进入石油行业。”苏院士望着窗外院子里郁郁葱葱的大树说道。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定向钻井技术刚刚起步,只有美国和苏联需要昂贵的螺旋钻井工具。为了摆脱关键工具依赖进口的局面,石油部启动了“lz61/2螺杆钻具开发”重点研究项目。1981年初,作为一名研究生,苏义脑参与了中国第一台螺旋钻样机的研发。当今,螺杆钻具已成为中国石油钻井行业不可缺少的工具,推动了中国钻井技术的重大进步。

"把眼睛和鼻子放在钻头上,让钻头闻到油的味道."地质导向技术集钻井、测井和储层工程技术于一体,是衡量一个国家钻井技术水平的标志。机械、电气和液压一体化,集测量、传动、导向和控制于一体,包括精湛的技术内容。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石油工业中油气勘探的难度一直在增加。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钻探项目遇到了来自世界范围内技术问题的许多挑战。为了提高复杂地质条件下探井的发现率和开发井的采收率,特别是提高薄油层水平井的钻速和产量,我国迫切需要地质导向钻井技术。然而,这项诞生于1993年的高新技术,只为三家著名的外国技术服务公司所拥有。“我们从基础研究开始,完全独立地进行设计和研发。甚至其中一种特殊钢也通过我们与一家国内单位的合作成功地进行了测试。”苏义脑说。

地质导向系统的成功研发使中国成为继美国和法国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拥有这种高端技术的国家,为提高中国钻井技术的国际竞争力做出了重要贡献。

又上路了

“外界可能不了解石油和天然气钻探。他们认为钻井不是一项高科技。他们甚至认为钻井是愚蠢的、大的、黑暗的和粗糙的。每个开马车的人都会钻孔。事实上,情况并非如此。我给钻孔下了一个局部的文学定义,“钻孔”是为了增加粗糙的外观和高科技的内涵,以探索获得光和能量的方法苏院士打趣道。

新中国成立时,中国的石油工业非常薄弱。1949年,该国的石油产量只有12万吨。近年来,中国原油产量达到最高水平2.15亿吨,但随着消费的急剧增加,对国外石油的依赖达到70%左右,差距很大。

“在能源和石油问题日益突出的情况下,‘我为祖国提供石油’是我的石油科技工作者和新中国同时代人的愿望和承诺...不要说成功应该靠马,靠路。”苏义脑院士在他的自我报告中写道。

在不停工作的同时,苏义脑也非常重视年轻人的培养,致力于为国家培养油气钻井行业的年轻人才。自1988年以来,他开始招收研究生。迄今为止,苏义脑已亲自指导了100多名研究生、博士生和博士后。“我认为对年轻学者的培训不仅是传授知识,而且是传授思想和方法,并以创新精神培养他们。当然,最重要的是培养正确的价值观,把为国家服务放在首位。”苏义脑说。

基于对几十年科研生涯和自身经历的理解和总结,苏义脑完成了一篇题为《学习与研究的随机对话》(Random talk on Learning and Research)的手稿,从哲学和科学的角度理解和理解工程技术,并梳理出一套科学研究方法和思路,以方便年轻人学习。

作为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系的主任,苏义脑现在正密切关注全国能源领域的发展,不仅是石油和天然气,还有煤炭、核能、热能、新能源和采矿。“所涉及的研究范围更广,人们觉得时间甚至更不够。我们必须抓住每一分钟。”苏义脑说。

(记者张毅)

江苏快3开奖结果